主页 > 随笔 > 生活随笔 > >忘忧草

忘忧草

2019-08-02 10:56  作者:陈猛猛   生活随笔

  “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,忘忧草,忘了就好,梦里知多少。”伴随着周华健一曲好听的忘忧草,我牢牢记住了这种植物的名字:忘忧草,一定是种神奇的仙草了。遇到它,所有的忧虑与不如意都会烟消云散。
 
  后来,在读《国风·卫风·伯兮》:“焉得萱草,言树之背。” 看到下面的注释,原来忘忧草就是萱草,俗名黄花菜。《诗经》里这位满怀幽怨的妇人因为丈夫远征多年未归,于是在家居北堂栽种上萱草,聊以忘忧解愁,后人便称这种草为“忘忧草”。而黄花菜,对于我来说就太熟悉了,家门前的空地上,就长了一大片,那是几年前四叔在清理自家菜园时将菜地多余的黄花菜连根拔起,扔在路上。母亲看到了,感觉挺可惜的,就将它们捡回来,随便盖上了点土,任由它们自生自灭。原本以为黄花菜不可能成活,熟料它们无比顽强地扎下了根,一年又一年地繁衍生息,终成气候,在菜园地边缘占据了一大片空间。
 
  “繁红飞尽绿成阴,更有忘忧草色新。”它们夏秋三季都是翠绿色的叶子,等到花朵开放的时候,橙黄色的花朵成片开着,热烈而奔放,特别漂亮,而且香味扑鼻,使人沉醉,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。有一年暑假,正是忘忧草开花的时节,可村里要整修公路。推土机驶过来将一大堆土全都倒在了忘忧草上面,足有五指厚的土彻底掩埋了它们的身影。我倍感心疼,无比可惜地认为,这些黄色的精灵们是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了。可没想到,一个星期后,土堆里又萌生出忘忧草绿得亮人眼的嫩芽来,生机勃勃,郁郁葱葱,有着无限的生命力。我着实吃了一惊,真想不到这些看似柔弱的身躯,在遭到掩埋后还能在黑暗中重新探出头来,迎来新生。从此,我对这种神奇的植物更加敬重了。它的美丽,它的顽强精神都让我为之着迷。
 
 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,忘忧草是能吃的花,把它们采摘下来晾干后就是很好的蔬菜,含有极其丰富的蛋白质与多种微量元素,非常有营养,因为含有丰富的卵磷脂,所以有抵抗衰老、健脑的功效,被人们称之为“健脑菜”。而且忘忧草的药用价值也非常显著,是防病健身的良药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记载,黄花菜有“宽胸膈,安五脏,安寐解郁,清热养心”的疗效。这种容易生长,对人要求极少,却能够观赏又能做菜吃,还可以作为药材使用的植物真是好看又好吃,还用处多多!
 
  眼下,又是忘忧草开花的时节,“莫道农家无宝玉,遍地黄花是金针”,四叔家和我家门前已是黄灿灿的一片,采摘下来的忘忧草放到阳光下晒干,这样的美味可以一直吃到过年。曾听村里的老一辈人说,在“半年糠菜半年粮”的饥饿年月,除去腌菜,黄花菜就成为哄饱大家肚子度过饥年的主要食物。
 
  社会巨变,岁月如歌,之前依靠腌菜和黄花菜充饥度日的艰难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,现在人们生活水平越来越高,吃黄花菜是为了尝新鲜、保健养生,那一朵又一朵在风中摇曳的可爱花朵,不正是社会主义新时代人们的笑脸吗?

忘忧草
http://www.aactel.com/suibi/shenghuosuibi/15025.html